在河北省阜平县考察扶贫开发工作时的讲话

在河北省阜平县考察扶贫开发工作时的讲话
(2012年12月29、30日)
习近平
 
(一)
  我这次来的目的,就是慰问革命老区群众。阜平地处太行山深处,是著名的革命老区,属于燕山一太行山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地区,很有代表性。一直想找个机会过来看望一下乡亲们,了解困难群众生产生活情况,同大家一起商量脱贫致富之策。要看就要真看,看真贫,通过典型了解贫困地区真实情况,窥一斑而见全豹。这有利于正确决策。本来很贫困,却粉饰太平,结果只会把事情办糟。有的地方贫困,原因是多方面的,不等于工作没做好,大家不要有顾虑。
  
来之前看了有关材料,刚才听了你们的工作汇报,对阜平的历史沿革、基本县情、经济社会发展情况有了一个全面了解。近年来,你们在经济发展、民生改善、社会管理、生态旅游、扶贫开发以及基层党建工作等各个方面都取得了新的进步。你们常年工作生活在这里,条件相对艰苦,工作十分辛苦,为改变阜平面貌做了大量工作、付出很大努力。在此,我向你们并通过你们,向全县21万干部群众,表示诚挚的问候!
  
阜平是一个拥有光荣革命历史的地方,是我党我军历史上创建的第一块敌后抗日根据地——晋察冀根据地的首府,是晋察冀边区政治、军事、文化中心。聂荣臻元帅等老一辈革命家曾在这里战斗和生活了11年。1948年4月,毛主席率领中央机关从陕北来到阜平的城南庄,在这里召开中央书记处扩大会议,调整南线战略,为三大战役胜利奠定了坚实基础。阜平和阜平人民为中国革命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,党和人民永远不会忘记。
  
我对聂帅怀有深厚感情。我上的小学——北京八一小学,前身就是设在阜平县城南庄的荣臻小学,后来从阜平迁到北京。聂帅对阜平非常关心,他讲过,阜平不富,死不瞑目。说到阜平老百姓生活依然贫困,聂帅掉了眼泪。我在福州工作时就知道这个情况。所以,我脑子里对阜平有很深印象,从小就有印象,这是我对阜平革命老区的一个情结。
  
这些年来,河北也好、保定也好、阜平也好,在积极推进扶贫开发方面做了大量工作,取得很大成绩。这是值得肯定的。由于自然条件不好、交通不方便、生产生活条件与平原地区相差不少,阜平现在还比较贫困。从县里提供的材料看,阜平全县21万人口中,扶贫对象有9万人,比例较高,扶贫开发任务仍十分艰巨。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,自然要包括农村的全面小康,也必须包括革命老区、贫困地区的全面小康。所以,党中央特别关心革命老区、贫困地区发展。
  
改革开放30多年来,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很大成就,人民生活水平总体上发生很大变化,与过去不能同日而语了。同时,我们也要清醒地看到,由于我国还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,由于我们国家大、各地发展条件不同,我国还有为数不少的困难群众。按照人均年收入2300元的国家扶贫标准,全国农村扶贫对象还有12亿多人。我们在国际场合说我国是发展中国家、所承担的国际义务要适当,就是这个道理。城镇各类困难群众也为数不少。怎样支持和帮助他们过上好日子,是我经常想的一个问题。消除贫困、改善民生、实现共同富裕,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。现在,我国大部分群众生活水平有了很大提高,出现了中等收入群体,也出现了高收入群体,但还存在大量低收入群众。真正要帮助的,还是低收入群众。平均数会掩盖差距。我离开浙江时,2006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18200多元,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也达到7300多元,但平均数线下的在40%以上,不少人没有达到平均数。对各类困难群众,我们要格外关注、格外关爱、格外关心,时刻把他们的安危冷暖放在心上,关心他们的疾苦,千方百计帮助他们排忧解难。郑板桥有一首诗写道:“衙斋卧听萧萧竹,疑是民间疾苦声。些小吾曹州县吏,一枝一叶总关情。”我们共产党人对人民群众的疾苦更要有这样的情怀,要有仁爱之心、关爱之心,更多关注困难群众,不断提高全体人民生活水平。
  
全面建成小康社会,最艰巨最繁重的任务在农村、特别是在贫困地区。没有农村的小康,特别是没有贫困地区的小康,就没有全面建成小康社会。大家要深刻理解这句话的含义。因此,要提高对做好扶贫开发工作重要性的认识,增强做好扶贫开发工作的责任感和使命感。
  
中央对扶贫开发工作高度重视,党的十八大以及最近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中央农村工作会议,都对扶贫开发工作提出了明确要求。去年,中央召开了中央扶贫开发工作会议,部署了新的10年扶贫开发工作,出台了一系列扶持贫困地区加快发展的政策措施。深入推进扶贫开发,帮助困难群众特别是革命老区、贫困山区困难群众早日脱贫致富,到2020年稳定实现扶贫对象不愁吃、不愁穿,保障其义务教育、基本医疗、住房,是中央确定的目标。我们要加大投入力度,把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地区作为主战场,把稳定解决扶贫对象温饱、尽快实现脱贫致富作为首要任务,坚持政府主导,坚持统筹发展,注重增强扶贫对象和贫困地区自我发展能力,注重解决制约发展的突出问题,努力推动贫困地区经济社会加快发展。
  
从阜平情况看,深入推进扶贫开发,打好扶贫攻坚战,有很多工作可做,县里有不少思路,总的都很好,要抓好落实,有些思路还要深入探讨。这里,我强调两点。
  
一是要坚定信心。只要有信心,黄土变成金。贫困地区尽管自然条件差、基础设施落后、发展水平较低,但也有各自的有利条件和优势。只要立足有利条件和优势,用好国家扶贫开发资金,吸引社会资金参与扶贫开发,充分调动广大干部群众的积极性,树立脱贫致富、加快发展的坚定信心,发扬自力更生、艰苦奋斗精神,坚持苦干实干,就一定能改变面貌。
  
二是要找对路子。推进扶贫开发、推动经济社会发展,首先要有一个好思路、好路子。要坚持从实际出发,因地制宜,理清思路、完善规划、找准突破口。比如,阜平有300多万亩山场,森林覆盖率、植被覆盖率比较高,适合发展林果业、种植业、畜牧业;有晋察冀边区革命纪念馆和天生桥瀑布群这样的景区,离北京、天津这样的大城市都不算远,又北靠五台山、南临西柏坡,发展旅游业大有潜力。要做到宜农则农、宜林则林、宜牧则牧、宜开发生态旅游则搞生态旅游,真正把自身比较优势发挥好,使贫困地区发展扎实建立在自身有利条件的基础之上。
  
贫困地区发展要靠内生动力,如果凭空救济出一个新村,简单改变村容村貌,内在活力不行,劳动力不能回流,没有经济上的持续来源,这个地方下一步发展还是有问题。一个地方必须有产业,有劳动力,内外结合才能发展。最后还是要能养活自己啊!有的地方实在是穷山恶水,可以整体搬迁,也可以分散移民,但一定要选好搬迁和移民的地点。
  
关于发展革命根据地旅游项目,要把握好两个概念。红色根据地,爱国主义教育,这是一个概念。发展红色旅游,是另一个概念。两方面要统筹。建红色纪念设施要恰当,不要贪大求洋,不要搞一堆同红色纪念毫不相干的东西、甚至是影响红色纪念发挥作用的东西。红色纪念设施不要搞得太形式化,太形式化反而把原来的意义给破坏了。本来是一个革命的、艰苦的地方,结果搞得富丽堂皇、规模宏大,反而把内在精神弄没了。一些地方报上来的红色纪念项目,规模达到几万、十几万平方米,就大而不当了。有的地方过去的小屋就十几平方米,现在要建几万、十几万平方米的纪念馆,不恰当。西柏坡就是那么一个小村子,千万不能摘成一个大游乐场,否则就不符合“两个务必”了,就不是艰苦奋斗的象征了。怎么宣传?怎么教育?原则是要体现应有功能,够用就行了。关于发展红色旅游,指导思想要正确,旅游设施建设要同红色纪念设施相得益彰,要接红色纪念的地气,不能搞成一个大游乐场,要不就离红色纪念场所远一点,两者不要混在一起。有了一些钱,该怎么花?是把县城搞得很漂亮还是投向农村,是搞楼堂馆所、花花草草还是为农民群众排忧解难,也要好好思量。还是应该用来改善人民生活。
  
做好扶贫开发工作,支持困难群众脱贫致富,帮助他们排忧解难,使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人民,是我们党坚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根本宗旨的重要体现,也是党和政府的重大职责。各级党委和政府要高度重视扶贫开发工作,把扶贫开发列入重要议事日程,把帮助困难群众特别是革命老区、贫困地区的困难群众脱贫致富列入重要议事日程,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,要有计划、有资金、有目标、有措施、有检查,切实把扶贫开发工作抓紧抓实,不断抓出成效。各级财政要加大对扶贫开发的支持力度,形成有利于贫困地区和扶贫对象加快发展的扶贫战略和政策体系。

附件
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 【打印】【关闭

相关文章